当前位置:课程新闻 >> 犹太教与犹太人沉重历史的关系溯源
犹太教与犹太人沉重历史的关系溯源
发布时间:2016-04-20 11:00:33   阅读次数:

犹太教与犹太人沉重历史的关系溯源

张勇

(贵州师范学院,贵州贵阳  550018

 [摘要]犹太教是犹太民族所特有的宗教,也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等一神教的源头。在犹太人失去自己家园、四处散居的时代,是犹太教帮助犹太人继续煅造与坚守着自己的民族特性。也正是犹太教及其所煅造的民族特性,伴随与目睹了犹太人曾经经历的多舛而又沉重的历史。

 [关键词]犹太教;犹太人;反犹主义;新约圣经;历史

 

犹太民族的历史源远流长。公元前2000年代中期,犹太民族的祖先希伯来人就来到巴勒斯坦地区生活。公元前10世纪,犹太人在其首领大卫的领导下建立起了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统一的以色列——犹太王国。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王国攻陷耶路撒冷,所有的犹太人都被押送到巴比伦沦为“巴比伦之囚”。公元前538年波斯帝国灭掉新巴比伦王国后,犹太人得以重返耶路撒冷,处于波斯人的统治之下。此后犹太人又先后遭受亚历山大帝国、塞琉古帝国和罗马帝国的征服与统治。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由于罗马统治者采取歧视乃至摧毁犹太人信仰的种种做法,激起了犹太人的多次反抗,但都遭到罗马人的残酷镇压,最后连犹太人的圣殿也被罗马人毁灭。在巴勒斯坦地区无法再生存下去的犹太人被迫向世界各地流散,从此成为一个没有自己民族国度的国际流浪民族。犹太人的命运与历史也因此被彻底改写,犹太民族成了世界历史上最多灾多难的一个民族。在人类历史的早期,非犹太人特别是非犹太统治者们常常以犹太人独特的宗教以及犹太教所铸造的独特的生活习俗为借口对散居各地的犹太人进行指责、歧视与迫害;到了后来,那些世俗的统治者则常常借助对犹太人进行宗教迫害的历史传统的土壤,出于政治与经济的动机而发动一次次对犹太人的大规模的迫害。因此,犹太人的沉重历史与犹太教常常是形影相伴。那么,在早期人类历史上,犹太教究竟是如何把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严格区分开来并引起那些非犹太人的误解与不满的呢?

 

   犹太教教义对早期其他民族的神灵地位与世俗统治者的统治权威的挑战

 

犹太人的命运多舛的历史,促成了犹太民族的宗教犹太教的产生。犹太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一神教,也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两大一神教的源头。一神教的诞生,无疑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一大进步。在犹太教产生之际,世界上其他民族都盛行多神教信仰。在多神教的社会里,那些众神构成的社会复制了该民族世俗社会的不平等并通过宗教信仰使世俗间的不平等合法化。那些世俗统治者的合法性也大都是借助于神灵的崇拜而形成或因此而得到加强的。但犹太教却认为,上帝耶和华是世界上的唯一真神,此外再无别的神灵,并严禁偶像崇拜。[1]p71犹太教反对的偶像崇拜,既包括对任何神灵不能进行偶像崇拜,也包括对世俗的人类(当然指统治者)的偶像崇拜。犹太教律法不仅要求犹太人公开表明自己对唯一真神上帝的信仰,还要公开谴责异教社会所信仰的神灵的虚假性;犹太人不仅不能跪拜异教所崇拜的神灵,还要“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像,砍下他们的木偶”[1]p86这些说教与做法自然就对周围其他民族神灵崇拜的合法性以及借助神灵崇拜而获得的世俗统治者的世俗权力的合法性、权威性提出了挑战,也自然不会受到其他民族统治者的欢迎。

在多神教社会里,神灵是被划分为不同等级的,世间的人们也是被划分为不同等级的。这种神与神之间的不平等和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似乎都是天生合理的、合乎“正义的”。但犹太教却宣称,所有的犹太人都是上帝耶和华的“特选子民”,都受到耶和华的特别保佑,[1]p54--55上帝最终会派“救世主”来帮助犹太人脱离苦海。[1]p873犹太教不仅主张所有上帝的子民(犹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而且还提出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公正赔偿主张,即一个人不管他是不是奴隶,如果他损坏了别人的一颗牙、一只眼,也不管被损伤者的地位有多高,伤人者也只须受到损失一颗牙、一只眼的惩罚作为赔偿,而不能因为其地位低下就要付出数倍的赔偿。这种主张更是体现了人与人之间平等的原则。[2]p13在当时奴隶制盛行的时代,犹太教的这些主张不仅会对周围其他民族的多神教的文化基础造成了冲击,而且对其他民族的社会等级制度乃至世俗统治者的地位与权威也产生了直接的挑战。在本民族所崇拜的神灵受到犹太人攻击的情况下,非犹太人特别是非犹太人的上层统治者自然会对犹太人及其信仰的犹太教产生不满,甚至常常还会因此去歧视、排挤与迫害犹太人。古罗马统治者对犹太人的迫害,起因常常就是犹太人拒绝承认罗马人的神灵;拒绝对罗马人的神灵乃至罗马皇帝进行偶像崇拜(权威崇拜)。而犹太教宣称犹太人是上帝“特选子民”、救世主会降临拯救犹太人的思想则又把犹太教局限成了犹太人特有的宗教,也容易让非犹太人产生一种误解,误认为犹太人是在竭力把自己打扮成优等民族,而贬低别的民族,尤其当犹太民族在与其他民族混居在一起时非犹太人更容易对犹太人产生这种误解与不满。正如《犹太神秘》一书所言:“犹太人的上帝……要求所有的人都敬畏他、崇拜他。……他倾听犹太人的呼声,与犹太人辩论,选择犹太人作为他的子民,而且是作为唯一的子民……犹太人成为那些对上帝的支配地位不满的人的攻击目标也就不足为奇了。”[3]p61这一切就使得犹太教在创立之初,就很难获得其他民族的认同。

 

二、         犹太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对犹太人与其他民族的融合的阻碍

犹太教宣称犹太人是上帝的“特选子民”所带来的民族狭隘性,就使得犹太教不可能发展成为一个能为犹太人与非犹太人所共同接受的普世性的宗教,而犹太人独特而顽强的信仰又使得犹太人也很难改信别的宗教信仰。因此,无论犹太人与其他民族在一起生活了多长时间,彼此间的宗教信仰仍然很难融合为一体。当其他民族在经过长期的生活与交往而实现了宗教信仰乃至民族的融合后,固守自己信仰的犹太人依然与其他民族处于一种隔离状态。特别是当欧洲社会已处在基督教的一统天下后,客居于欧洲基督教社会之中而又拒不接受基督教的犹太人就成为了那些“虔诚”基督徒眼中的顽固不化的“另类”。那些基督教会的上层人物和狂热的基督教徒们对犹太异教徒的存在感到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必欲除之而后快。在“异端”思想普遍受到迫害的中世纪的欧洲,作为冥顽不化的异教徒的犹太人就自然很容易受到发难了。

犹太教不仅要求犹太人坚信上帝耶和华是世间唯一真神,还要求犹太人要严格遵守犹太律法的规定进行生活。犹太律法的种种规定就使得犹太人在日常生活中始终保持着一种与非犹太人明显不同的生活方式与习惯。在饮食方面,犹太律法把动物分为“洁净的”与“不洁净的的”两种,并规定“不洁净”的动物是不准食用的。因此犹太人不食用猪、兔、骆驼等分蹄不倒嚼或倒嚼不分蹄的走兽;不食用地上爬行的动物;不食用有翅膀用四足爬行的动物;不食用水里无翅无鳞的鱼类;不食用雕类、鹰类、鹭鸶等雀鸟。犹太律法还规定,动物的肉可以吃但动物的血(生命)不能吃,因为动物的生命在血里。在杀死动物后,必须把动物的血全部放尽,凡是血没有放尽的动物的肉也都是“不干净的”,不能吃的:如勒死的动物由于没有放血就不能吃。“凡吃自死的,或是被野兽撕裂的,无论本地人,是寄居的,必不洁净。”[1]p111如果不小心接触了一下这些死的不洁动物,接触的人或物也就变成不洁净的了。[1]p103104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规定,犹太人不能吃非犹太人煮的食物,不能饮用非犹太人酿制的酒,不能使用非犹太人摸过的盘碟和器皿。这就使得犹太人与非犹太人无法在一起就餐、生活。犹太律法还规定,星期六是安息日,犹太人不能工作、劳动,必须与家人、朋友团聚在一起,休息、祈祷:“凡在安息日作工的,必把他治死。”[1]p83而在基督教世界里,星期六却是工作日,星期日(礼拜日)才是休息日、祈祷日。此外,犹太人还不许与非犹太人结婚。这些与其他民族的生活习俗大相径庭的规定就极大地阻碍了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之间的往来与融合,使犹太人长期孤立于基督教社会群体之外。

如果犹太人只生活在自己所建立的单一民族国家中,与非犹太人交往很少或不生活在一起,他们独特的宗教信仰与生活习俗也许不会引起非犹太人太大的不满或反感,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在犹太人的家园被毁后,犹太人就成了一个四处漂泊的民族。他们主要在欧洲各地分散流浪,成为了一个生活在基督教社会里的客民与少数民族。在中世纪基督教权极度扩张的欧洲社会里,犹太人仍然长期坚持自己独特的宗教信仰与生活方式,很容易被基督教徒看成是一个拒绝同化、与本社会“格格不入”的异教徒,从而产生一种对犹太人的不满与敌视。为了建立统一的基督教社会,狂热的基督教徒们特别是基督教会的上层分子与世俗的当权者们往往采用强制手段来对待犹太人,或迫使犹太人改变信仰,或强行把犹太人从本社会赶走甚至消灭掉,以实现本地区、本社会信仰的纯洁性。而犹太人大多在这种情况下,宁愿选择被驱逐也不愿改变自己的信仰,于是,一幕又一幕的悲剧就发生了。公元前2世纪,为了迫使犹太人完全希腊化,叙利亚塞琉古国王安条克四世就颁布了一系列迫害犹太人的法令,造成了犹太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仅因其信仰而被置于死地”[4]p34的窘境。1492年,为了在西班牙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天主教王国,西班牙斐迪南国王和女王伊莎贝拉就曾下令驱逐西班牙及其领地上的所有犹太人,后来又驱逐信仰伊斯兰教的摩尔人。中世纪的欧洲社会特别是上层的统治者们经常出自宗教目的、使用强制性的行政手段将犹太人驱逐出原居住地,或放逐他乡。

 

三、         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教派之争导致了反犹思想言论横溢于《新约圣经》

产生于公元一世纪的基督教是从犹太教派生出来但又自成体系的新教派。一方面,它继承了犹太教的一神论、救世主和上帝选民思想,并把犹太教的经典《圣经》也奉为基督教的经典保存下来;但另一方面,基督教又有所突破:它提出耶稣就是救世主(基督),并发展了犹太教的选民思想,宣扬只要信仰上帝与救世主(基督)的人就是上帝的选民,从而打破了犹太教狭隘的民族局限性。而且基督教强调“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5]p150是因为人们信仰了什么,而不是靠谨守了什么戒律的修行。正是由于有了这些变动,基督教得到了广泛的传播,逐渐发展成一个跨民族的普世性宗教。当时居于主导地位的犹太教指责基督教义对犹太教信仰的更改,否认耶稣就是救世主,不承认基督教的合法地位。基督教则指责犹太教对基督教的排斥与迫害,教派之争随之而起,并且愈演愈烈。为了淡化犹太教对基督教的影响与攻击,并为基督教的合法性寻找依据,公元23世纪,基督教的首领们又为《圣经》添写了新的内容。他们把原来犹太人的39卷《圣经》称之为《旧约圣经》,以表示上帝与犹太人订立的约定已经成为过时的、旧的约定;而把基督教新加的27卷《圣经》部分称之为《新约圣经》,以表示上帝现在已抛弃了犹太人而把对人类的爱转向了基督徒,因而与基督教徒订立了新的约定。在《新约圣经》中,各种大量的反犹太人思想言论充斥其间。

在《新约圣经》中,首先通过耶稣基督的口对犹太人进行了大量的指责。在四大福音书里,耶稣把犹太人说成是一个恨上帝、[5]p122123“杀害先知”的民族,[5]p29是魔鬼的子民;[5]p113犹太人的会堂是一个打人的犯罪场所;[5]p55说犹太人已遭到上帝的唾弃,而“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5]p8他们的家园也将毁灭,“成为坟场”。[5]p29在基督教徒眼里,耶稣是先知、是救世主(基督),他的话代表着上帝的旨意、是真理,既然耶稣说犹太人是一个邪恶的、行将毁灭的民族,那犹太人就一定是一个邪恶的、行将毁灭的民族。但《新约圣经》中对犹太人人的指责最致命的部分则是把犹太人描绘成了迫害耶稣、杀害耶稣的凶手。

在基督教产生之初,罗马统治者对早期的基督教也采取了镇压的政策,基督教的先知耶稣就是被罗马的总督杀死的。但随着君士坦丁大帝皈依基督教和后来基督教被罗马统治者宣布为国教,基督教在西方社会的宗教统治地位就开始确立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淡化罗马总督在杀死耶稣一事上的责任,也为了进一步打击犹太教,后来编撰的四大福音书中对耶稣被害一事都作了变相的描写,把犹太人写成是杀害耶稣的真正凶手:耶稣本是犹太教徒,由于他不按犹太教传统讲道,并修改了犹太律法,甚至宣称自己就是上帝派来的救世主,从而激起了正统犹太人的不满。耶稣被犹太祭司抓住,押往犹太教会堂受审。在犹太会堂,耶稣遭受了侮辱和毒打。他们(指犹太人)“辱骂他”,[5]p59“吐唾沫在他脸上,又蒙着他的脸,用拳头打他”,[5]p58“拿起石头打他”,[5]p115“戏弄他”。[5]p96被基督教徒奉为先知、救世主的耶稣竟然遭到犹太人的如此这般的凌辱,这对于每个基督徒来说,都无异于奇耻大辱。但事情并不仅仅如此。事后,犹太祭司和长老又把耶稣送给罗马总督彼拉多处置。彼拉多一再表示想释放耶稣,但均遭到了犹太人的坚决反对。为了让彼拉多杀耶稣,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了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原文作‘朋友’)”。[5]p126在犹太人的“钉他十字架”[5]p35p59p97p126的一再催逼下,最后彼拉多只好处死了耶稣。为了表示杀耶稣一事与自己无关,彼拉多“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众人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5]p35这样一来,原来杀害耶稣的元凶罗马总督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善良的官员,而犹太人则成了致耶稣于死地的罪魁。在另一种有关耶稣被害的说法中,是犹大为了30块银币而把耶稣出卖给了罗马人,导致了耶稣的被杀。犹大是犹太人的代表、也是犹太的集体化身,因此犹太人就是杀害耶稣的凶手。作为杀害基督教救世主与先知凶手的犹太人,也就自然而然地会容易被当成基督教社会不共戴天的共同敌人,而耶稣本人的犹太人份却被基督教徒所忽略。

 

众所周知,在欧洲中世纪里,基督教是一个跨越国界、高度统一的国际性宗教。在基督教社会里,人人都是基督教徒,人们从小就经常听人朗读和亲自诵读《圣经》。随着诵经活动的进行,《新约圣经》里的反犹思想言论也就会慢慢地渗透到每一个基督教徒的心底,久而久之,就会在基督教徒心里培养出一种对犹太人的偏见与反感情绪,这种偏见与反感情绪一旦遇上外来因素的诱发,就很容易演变成现实生活中的剧烈反犹行为。而且《新约圣经》中的反犹思想言论也常常为出自其它动机(政治、经济)的反犹行为提供了土壤与借口。每当社会矛盾极端尖锐的时候,为了转移社会矛盾的视线和转嫁社会危机,统治者们就会发起反犹活动,把犹太人当成政治的替罪羊。中世纪时就多次发生过这种现象。为了解决自己的财政困难,中世纪欧洲的统治者们也常常以犹太人不愿改变宗教为借口,把犹太人从本地区驱逐出去,以便借机侵吞他们的财产。20世纪2040年代希特勒的反犹思想与行为,主要就是出自于政治的和经济的目的,但如果没有历史上基督教世界对犹太人的偏见和反犹太思想与行为的历史习惯,纳粹反犹的思想与行为恐怕也是难以大规模的成行的。正像希特勒所承认的那样:“为了取得最大希望的成功,……  我仔细审视过每一个可能的和想到的方案,衡量了每一个能想得到的因素,我得出了结论:反对犹太人的运动将是受人欢迎而且将会成功的”。“要是没有了他们,我倒还得把他们再制造出来”。[6]p226

由此可以看出,在尚缺少宗教宽容精神的西方古代与中世纪历史上,犹太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非犹太人(基督教徒)对犹太人的看法与态度,犹太教也就与犹太人的沉重历史联系在一起了。19世纪后期20世纪初沙皇俄国掀起的两次集体迫害犹太人的浪潮,促进了犹太人的觉醒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兴起。20世纪3040年代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和种族大屠杀,不仅加速了犹太国家的诞生,也促使了世界人民特别是基督教社会的人民对历史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人们开始认识到反犹思想言论的危害是多么的严重,并开始有意识地清除《新约圣经》里的反犹思想言论在人们思想意识中所造成的消极影响,仇视犹太人的观念也开始从人们脑海里逐渐淡出。1965年,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上,教皇保罗二世正式承认了历史上基督教会对犹太人的不公,反犹主义的合法性也进一步丧失。与此同时,随着二战后社会与科技文化的进步,随着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人们识别是非的能力大大提高,民族之间的交往与融合程度也日益加深,各个民族对其他民族的信仰与价值观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强。在这种形势下,反犹思想得以滋生的土壤不复存在了,一度猖獗的反犹历史也走向了终结,犹太民族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也随之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参考文献:

[1]新旧约全书·旧约[M].南京:中国基督教协会印发,1989.

[2]MichaelBrown. Approaches to Anti-semitism[M].New York:the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and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Teaching of Jewish Civilization 1994.

[3]E. Van den Haag. The Jewish Mystique[M].New York: Stein and Day,1977.

[4][]大卫·托马斯.犹太人历史[M].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4

[5]新旧约全书·新约[M].南京:基督教协会印发,1989.

[6]徐新.反犹主义解析[M].上海:三联出版社,1996.

 

TheRelation Between Judaism and Jewish Heavy History

               Zhang  Yong

(Guizhou  NormalCollege, Guiyang,Guizhou,550018)

 

[摘要]犹太教是犹太民族所特有的宗教,也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等一神教的源头。在犹太人失去自己家园、四处散居的时代,是犹太教帮助犹太人继续煅造与坚守着自己的民族特性。也正是犹太教及其所铸造的民族特性,伴随与目睹了犹太人曾经经历的多舛而又沉重的历史。

 [关键词]犹太教;犹太人;反犹;新约圣经;历史

Abstract: Judaism is the peculiar religionof Jews. It is also the root of only-one-god religions such as Christianity andIslam. After Jews had lost their home and scattered in various different regions,t is Judaism that have forged and preserved Jewish national characteristic. Itis Judaism and Jewish national characteristic cast by Jewish religion that haveaccompanied and witnessed troubled and heavy Jewish history.

Keywords: Judaism; Jew; anti-Semitism; TheNew Testament;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