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课程新闻 >> 对秦始皇焚书事件的再探析
对秦始皇焚书事件的再探析
发布时间:2016-04-20 10:50:07   阅读次数:

对秦始皇焚书事件的再探析

张勇

(贵州师范学院历史与社会学院,贵州贵阳  550018

 

摘要:秦始皇的焚书事件,常常被人们看作是秦始皇实行思想钳制、摧残文化的一个举措,并认为它毁掉了无数的古代文化典籍,对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实际上,秦始皇的焚书所造成的历史消极影响与我们平时的想象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关键词:秦始皇  焚书   李斯 儒生 

 

一提到秦始皇的“焚书”,人们就容易从字面意思理解为是秦始皇下令烧掉天下的书籍,是秦始皇实行思想钳制、摧残文化的一个举措,也是秦的暴政的一个重要体现,它对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中学历史教科书上也大都持这种观点。实际上,秦始皇的焚书事件所造成的消极影响与我们平时的想象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我们可以从这件事情发生的起因、过程与实质的剖析中去探析秦始皇“焚书”所带来的消极的历史影响。 

1.“焚书”事件的起因与发生

“焚书”事件发生于公元前213年(秦王嬴政即位第34年)。这一年秦始皇在咸阳宫举行寿宴。在宴会上,仆射周青臣颂扬秦始皇说:过去秦统辖的土地不过千里,现在依赖陛下您的圣明,平定了天下,赶走了蛮夷,日月所照临的地方,没有不称臣顺服的。当年诸侯王的土地都变成了郡县,人人安居乐业,没有战争的祸患,这样的功业可以流传万世,自上古以来没有人能赶得上陛下您的威德的。秦始皇听了周青臣的话心里很高兴。博士齐人淳于越站出来反驳说:臣听说殷朝、周朝之所以能传世千年,是因为它们分封了子弟功臣为王,来辅佐国王统治天下。现在陛下君临海内,而子弟却是普通老百姓,万一有田常(注:春秋时期齐国的大夫田常杀死齐简公后控制了齐国政权,历经三代后田常的后人正式夺取了齐的诸侯王位并传承下去,史称田氏代齐)、六卿(注:指春秋时期晋国的范、中行、智、赵、韩、魏六家大夫势力膨胀后控制了晋国的政权,后来赵、韩、魏三家在打败了范、中行、智三家大夫后就正式瓜分了晋国,中国历史就进入了战国时期)那样的大臣作乱,如果没有诸侯王作辅助的情况下谁可以来救援呢?做事情不效法古人而能长久的,从未听说过。现在周青臣当面奉承陛下来加深陛下的过失,不是忠臣。于是秦始皇就把周青臣和淳于越两人有关是否应该分封诸侯的观点交给众臣商讨。丞相李斯说:五帝的制度不重复,夏商周三代的制度不相袭,它们都各自采行自己的方法治理好了国家,它们并不是有意与前代不同,而是时代变了,情况也变了。现在陛下您开创了大业,建立起了万世的功勋,这些都是愚陋的儒生所不能理解的。淳于越所说的夏商周三代之事,怎么能去效法?过去诸侯纷争,才招揽游学之士,如今天下已经安定,法令都出自陛下您一人,老百姓在家就应该致力于农工生产,士人应该学习法律政令以避免触犯法令。现在这些读书人不学习今天的法令而学习古代的法令制度,并用古代的法令制度来诽谤当代的法令制度,惑乱民心。丞相臣李斯冒死上言陛下:过去天下散乱,不能统一,所以诸侯并起,人们说话都引用古代的事情来妨碍现实的做法,用矫饰虚诞的言语来搅乱事实,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所学的知识好,并用之来批评朝廷所建立的制度。当今皇帝您统一了天下,分辨黑白是非都取决于您皇帝。可是读书人私自办学传授不该传授的东西,一听说朝廷有新的法令下来,就用自己所学的知识议论朝廷的法令,当官的心里抵触新法令,在野的则聚众非议朝廷的新法令,各自夸耀自己的主张以求立名,做一些奇怪的行为来显示自己的高明,带领自己的门徒学生制造诋毁诽谤之言。如果不加以禁止的话,君主的威势就会下降,下面结党营私的势力就会形成,陛下您应该禁止他们的非议行为。“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1]p255秦始皇听取了他的建议,于是就发生了历史上的“焚书”事件。 

2.对“焚书”事件的剖析

从焚书的范围来看,秦始皇焚书种类中不包括医药、卜筮、种树等实用方面的书籍,只焚烧除秦国史书以外的藏于民间的六国史书、《诗经》、《尚书》和诸子百家书等社会类书籍。那秦始皇为什么要烧掉这些书籍呢?

首先,焚烧的书籍目录中规定要烧毁秦国以外的史书。我们知道秦的统一是建立在打败六国、结束了六国王室贵族统治的基础上的。秦灭六国后,并没有把六国的王室、贵族全部杀掉,而是把他们大部分都迁徙到咸阳。这些失去了权势与地位的六国王室与贵族,对于失去自己祖上的荣耀和自己曾经世袭而来的地位与权势并不甘心,对于中央集权的国家统治来说,他们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成为分裂叛乱的潜在势力的,而让他们缅怀不忘复国梦想并能让他们从中找到复国精神动力的源泉之所在就是那些记载有他们先人辉煌业绩的六国史书。正如《剑桥中国秦汉史》所说,“秦以外的列国历史当然是危险的,因为它们提供了秦国官方有关历史的叙述之外的其他可能的选择。” [2]p86俗话说,灭人国者必先灭其史。烧毁六国的史书,就可以断绝六国的旧贵族对自己祖先荣耀的追忆,减少他们产生分裂复国念头的可能性,以巩固统一的中央集权的秦王朝政权。

其次,焚书目录中要烧毁的书中有《诗》《书》及诸子百家书。《诗》《书》是有关古代商周时期的习俗与法令、制度的记载,而商周以世卿世禄制、分封制为主的制度与习俗与当时秦朝提倡的奖励农耕、实行郡县制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正如李斯所讲,诸生就是以《诗经》与《尚书》中记载的古代的习俗和制度为依据来非议当代制度与法令的。烧掉《诗经》《尚书》,就是要毁掉诸生们手中用来非议当代制度的依据。那为什么又要烧掉诸子百家书呢?我们知道,春秋战国时期之所以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就是因为这是一个混乱纷争的时代,对于如何拯救这个混乱的时代,不同阶级、不同阶层的代表们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儒家、墨家、道家、法家四派。那么最后为什么只有法家成为了统一中国的指导思想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儒家、墨家、道家都是主张通过倒退到古代社会来实现对社会的拯救:儒家在孔子那里是希望回到西周初年或至少是东周初年那种礼乐制度的时代,在孟子那里则是言必称尧舜;墨家则缅怀大禹时代;道家则主张回到远古时代。只有法家主张与时俱进、顺应潮流,认为“民道弊而所重易也,世事变而行道异也(也就是说,社会出了问题,工作重心就要变;情况发生变化了,做事的思想方法就要改)” [3]p53;“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 [4]p43因此,当时诸子百家思想中只有法家思想相比较而言能够适应当时社会发展的需要。汉代以后虽然儒家思想取代法家思想成为了中国封建社会长期的统治思想,但那都是经过董仲舒等人对儒家思想进行法家化改造之后,而且中国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长期以来一直是外儒内法,名义上是儒家思想起主导作用,但实际上骨子里仍是法家那一套思想起主导作用,即是儒家化的法家思想在发挥着维护封建统治的功能的。由于在当时法家以外的“诸子百家的著作常常是与法家的原则背道而驰的”,“常被那些想以古非今的儒家和其他学派的思想家所援引”。[2]p86因此当时要想加强中央政府对刚刚统一的封建国家的统治,就必须禁止法家以外的其他政治思想的传播。而且秦的统一使得六国的旧贵族失去了往日的权势与地位,那些依附于他们的门客士人失去了靠游说而生存的可能。在武力反抗现实无效的情况下,这些失意者们就会以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手中书籍中的记载内容为依据,通过讲学、议论朝政等方式把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烧掉这些人手中收藏的《诗》《书》及诸子百家书,禁止他们公开谈论《诗》《书》以及以古非今地议论朝政,就可以避免这些人利用这些思想在民间传播来表达对现有制度的不满情绪,有利于巩固统一的中央集权的秦王朝政权。

其三,秦始皇的焚书并不是把所有的《诗》《书》与诸子百家书都烧毁,它只是把民间的相关藏书烧毁,官府以及博士官们都还可以藏书,而且焚书的范围可能主要在咸阳。众所周知,在春秋战国时期,读书人并不普及。春秋以前是“学在官府”,只有贵族子弟才能学习。春秋时孔子开始兴办私学,虽然“有教无类”,但是一般老百姓在战乱年代连谋生都成问题,交学费送子弟读书的很少,因此读书人仍然是贵族子弟或没落的贵族子弟居多。秦始皇时所规定的要被焚烧的书籍,也大都集中在他们的手中,这些人恰恰都是现实的失意者与不满者。“很明显,李斯只是反对士子们普遍地拥有和讨论这些经籍和著作” [2]p86,以防止他们以传播和谈论这些书籍为名来非议朝政,制造混乱。而且由于秦统一后迁12万户六国富户到咸阳,这12万富户的主体应该是六国的旧贵族们,他们也是《诗》《书》与诸子百家书的主要收藏者,因此秦的焚书真正实施的范围很可能只是局限在咸阳,而不是一个全国性的行为。加之官府与博士官私人可以藏书,据此可以推测,秦的焚书并未造成书籍的大量失传,大量书籍的失传应是发生在秦末农民战争后期,项羽到咸阳后放火烧毁了王宫,才导致了大量书籍的失传的。

其四,从焚书的发生时间来看,焚书发生于秦统一后的第九年,起因是博士淳于越鼓吹分封制,反对当时秦实行的郡县制。关于分封制与郡县制的争论在秦刚完成统一时就在丞相王绾和廷尉李斯间展开过,当时秦始皇采纳了李斯推行郡县制的主张,没有想到九年后博士官淳于越仍以商周两代都实行分封制为理由,主张实行分封制。这说明了社会上主张分封诸侯的势力依然很强大,这种思想是不利于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的统治的。诚如李斯所讲,正是因为周代的分封制才导致了后来长达数百年的春秋、战国纷争。为了免除诸生们以古非今的依据,为了免除那些不甘心失败的六国的王公贵族们以讲学和清谈方式来诋毁朝政,李斯建议焚书。因此焚书在当时无疑起到了加强思想统一、巩固当时已经建立起的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度的作用。

 

3.从焚书以外的史料来推断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秦始皇乃至整个有秦一朝对知识分子包括儒生都是很重视的。秦朝不仅设立有专门的博士官,而且人数还很多。秦朝的很多活动也都让儒生和博士官们参与。秦王嬴政即位第二十八年,秦始皇东巡到邹峄山,要在山上树立石碑,就“与鲁诸儒生议,刻石颂秦德,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1]p242由此可推知以后秦始皇巡行时在各地刻石立碑写碑文都是有儒生的参与的。秦王嬴政即位第三十四年引起焚书的那次秦始皇寿宴上,就有“博士七十人前为寿”,[1] p254其中鼓吹分封诸侯的齐人淳于越就是一位博士官。秦王嬴政即位第三十五年,当侯生、卢生逃走的消息传来后,秦始皇说自己过去“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1] p258秦王嬴政即位第三十六年,秦始皇因为御史追查有人在陨石上书写“始皇帝死而地分”[1] p259语句之事没有结果而闷闷不乐,就“使博士为仙真人诗”,[1] p259在他出游天下的时候,就传令乐工演奏歌唱。也在秦王嬴政即位三十六年,秦始皇梦见自己与水神交战,醒后就向博士“问占梦,博士说:‘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至。’”,[1] p263秦始皇听取了博士的建议,派人去射杀海里的大鱼蛟龙,“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1] p263陈涉起事后,秦二世召集博士们进行咨询,仅主张赶快发兵攻打陈涉的就有“博士诸生三十余人”。[5] p2720西汉初年的诸多名儒,都曾经做过秦朝的博士官。西汉初年帮助刘邦制定朝廷礼仪的叔孙通,“薛人也。秦时以文学徵,待诏博士”。[5]p2720 叔孙通降汉时,其“从儒生弟子百余人”。[5]p2721如《古文尚书》的传世者伏生,“济南人也。故为秦博士” [6]p3124。此外,西汉初年的儒生中,陆贾与郦食其,都是秦朝时有名的儒生。不仅如此,虽然秦始皇下令焚烧民间的《诗》《书》,但秦朝统治者自己还是很重视《诗》《书》的作用的。当看到秦二世整天沉湎于声色娱乐时,焚书建议的提出者丞相李斯本人进谏秦二世说:“放弃诗书,极意声色,祖伊(注:商纣时的贤臣)所以惧也;轻积细过,恣心长夜,纣所以亡也。” [7]p1177从上述事实我们可以看出,秦始皇虽然限制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诸子百家思想在民间的传播,但儒生和儒家所推崇的经典在朝廷中依然是很受重视的。这也说明了秦朝统治者虽然以法家思想为根本治国原则,但并没有完全排除对儒家思想的借用的。因此,秦始皇下令焚烧民间收藏的秦以外的史书、《诗》、《书》以及诸子百家书并不代表秦始皇不重视知识文化和知识分子,而仅仅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加强对人们的思想控制、巩固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统一。

4.结论

毋庸置疑,焚书本身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限制人们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消极作用,是不利于古代思想文化的繁荣与发展的。但是,秦始皇的焚书行为与后来明清时期的文字狱相比,应该要宽松很多,它没有出现因焚书问题而大规模进行杀戮的现象,这与明清时的文字狱常常挑剔文字中的过错加以牵强附会的曲解而对作者及其家族实行极刑、甚至对死去的作者也要开馆戮尸的做法相比要宽松得多。因此秦始皇的焚书对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传播与发展所产生的消极作用应该远不及明清时期的文字狱所产生的消极作用,甚至其所产生的消极影响也可能大大低于汉武帝以后实行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产生的消极影响。正如《剑桥中国秦汉史》中所说:“焚书所引起的实际损失,可能没有像历来想象的那样严重” [2]p86,“甚至可以设想,焚书对文献的损害不如公元前206年造成的损害,当时造反者焚毁了咸阳的秦的宫殿”。“但是,焚书无疑具有深刻的心理影响。它使后世的文人对秦帝国产生了持久的反感” [2]p86。在中国历史上,这次焚书并不是有意识销毁文献的唯一的一次,但它是最臭名昭著的,这次焚书之所以臭名昭著,大概是因为它是历史上第一次焚书而造成的。

 

参考文献:

[1]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M].北京:中华书局,1982.

[2] []崔瑞德、鲁惟一.《剑桥中国秦汉史》[M].杨品泉、张书生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3] 商鞅:《商君书锥指·开塞》[M].北京:中华书局,1986.

[4] 韩非:《韩非子·五蠹》[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

[5]司马迁:《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M]. 北京:中华书局,1982.

[6] 司马迁:《史记·儒林列传》[M]. 北京:中华书局,1982.

 [7] 司马迁:《史记·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2.

 

Analysis on First Emperor of Qin’sBurning Books

ZHANG Yong

(School of History and Sociology, GuizhouNormal College, Guiyang, Guizhou,550018)

Abstract: First Emperor of Qin’s burning books hasalways been regarded a deed to clamp thoughts and destroy culture, which hasproduced a huge negative influence on Chinese ancient thought and culture. In fact, there is a big difference between the negative influenceon history of FirstEmperor of Qin’s burning books and our imagination.

Key words: First Emperor of Qin; burning of books;Li-si; scholar;

摘要:秦始皇的焚书事件,常常被人们看作是秦始皇实行思想钳制、摧残文化的一个举措,并认为它毁掉了无数的古代文化典籍,对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实际上,秦始皇的焚书所造成的历史消极影响与我们平时的想象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关键词:秦始皇  焚书   李斯 儒生